• 注册
  • 休闲娱乐 休闲娱乐 关注:646 内容:239

    为什么江淮防御体系的核心既不在长江,也不在淮河,而在襄阳?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超典 > 休闲娱乐 > 正文
    • 20
    • 休闲娱乐
    • 襄阳作为一个并不起眼的南方城市能够为广大国人所熟知离不开金庸老爷子的贡献,不过金氏小说的演绎却并非凭空捏造,这座城市在宋蒙长达半个世纪的对峙中确实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公元1234年,蒙古军大举南下,宋蒙之间爆发全面战争,在西起四川东至淮河的一千多公里战线上,蒙古人兵分三路全线推进。作为应对,宋人精心构筑起享誉后世的江淮防御体系,并成功阻滞北兵南进长达45年之久。这条以长江和淮河为依托的防线在向世人展示其强大威力的同时,也掩盖着一个无法忽视的软肋——襄阳。

      为什么江淮防御体系的核心既不在长江,也不在淮河,而在襄阳?

      ▲襄阳位置

      西靠巴蜀,东临淮水,襄阳是棋眼

      对宋史稍有研究的人往往会有这样一种印象,即:宋蒙对峙多年,尽管南朝勉力支撑,但北军始终无法跨过长江,可几乎是在襄阳城破的一瞬间,南宋的整个防御体系便全部崩盘,襄阳城有那么重要吗?让我们从地形上先来看一看襄阳以西的巴蜀,秦岭、大巴山、巫山和青藏高原等山脉共同环抱成都平原,长江上游及其无数分支贯穿四川南部。这种四周群山环抱、域内河流纵横的地形极利防守,而不利于进攻,故而从蒙哥汗到忽必烈,蒙古几度杀入蜀中,但总是在最后一刻被宋人顶回北方。甚至直到南宋覆灭,川人的抵抗已经失去政治意义,巴蜀的各部州县才逐次沦陷。显而易见,作为南宋防御体系的西线一环,四川凭借地利之优,问题不大。

      ▲江淮防线
      那么再来看襄阳以东,在黄河夺淮之前,淮水并不似今天这样大部分注入长江,而是直通黄海,构成抵御北方骑兵的第一道防线。长江与淮河的诸多支流在江淮之间构成水网密布的地理格局,蒙古舟师不如南宋,所以在这种地形上打起仗来并不占便宜。更重要的是,东线逼近临安,宋人在江淮之间布置着大量机动兵力,尽管蒙军骁勇异常,但突破淮河一线之后会遭到宋军的逐次抵抗。所以在宋蒙战争中,人们经常会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蒙古人先胜后败,越逼近长江实力越弱,最终到达江北的时候往往已是强弩之末,再难掀起大的风浪。反观襄阳,则刚好介于巴蜀与淮水之间,对于马背上的民族来说,这是唯一一条直达南国的通道,也是蒙古中路军遭遇的最硬的一颗钉子。

      南庇江汉,北拒强敌,襄阳是门户

      打仗比拼的是兵力、是勇气,同时考验的也是后勤、是粮草。自金国驱逐宋人南渡之后,北方广袤的粮食区已经和南宋没有关系了,尽管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宋朝依旧占据着东南半壁江山,但不可否认在面对蒙古这种体量的对手时,南宋始终处于战略劣势。如今宋廷手中屈指可数的农耕区莫过于成都平原、江汉平原、两淮之间、洞庭湖和鄱阳湖一线,再往南就是广大未开发的百越之地。其中成都平原要支撑巴蜀作战,自顾尚且不足,根本没有多余的粮草出川;两淮之间是交战区,经年累月的战争把这里打得支离破碎。因此,江汉平原就成了朝廷手里为数不多的本钱之一,而襄阳城就是把这块富庶之地同北方烽火隔离的唯一屏障。

      ▲粮草基地
      从宋蒙开战到襄阳陷落,蒙古大军止步于江淮防线达数十年,前期固然有蒙军不分主次,分兵进击南宋的原因,但后期在忽必烈统一调度下,蒙军全力攻击襄阳依然不克,就不能不说明宋军在守城上的强势。由于两宋均是长于防守而拙于进攻,因此宋人对防御战极富天赋,加之与金朝对峙期间积累下丰富的作战经验,襄阳的守军完全称得上百战之师。起初在名将孟珙的率领下,宋军连战连捷,蒙古数次兵败襄阳城下;后来由吕文德镇守该城,背后依托江汉平原,重装步兵据守城池,水师游弋于汉水之上,蒙军对于这座堡垒毫无办法。可惜这样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原因就在于堡垒更容易被自己人攻破。

      顺江东下,直捣黄龙,襄阳是基地

      平心而论,吕文德其人并不像金庸小说里描绘的那般不堪,其实想想也知道,一个朝廷哪怕再昏庸也不至于把一个无能鼠辈放在关乎自身存亡的位置上。真实的吕文德不仅胆量过人,而且指挥调度颇为有方,而缺点就是党同伐异、打击政敌。彼时悍将刘整与吕文德同朝为官,但后者与贾似道沆瀣一气,双方势同水火,最终在吕文德的排挤和迫害下,刘整投降蒙古,并带去瘫痪江淮防线的全套方略。从地理格局中不难看出,襄阳不仅扼守巴蜀和淮水、庇护江汉平原,更要命的是紧贴汉水,从这里起航可以直接进入长江主航道,然后顺江东下,重复秦灭楚、晋灭吴、隋灭陈之故事。这一招极其狠毒,事后证明也是蒙古灭宋的不二之选。

      为什么江淮防御体系的核心既不在长江,也不在淮河,而在襄阳?

      ▲顺江东下
      公元1261年,在刘整的建议下忽必烈调整部署,在四川和两淮只做牵制性进攻,蒙军大部集中于襄阳前线。为确保万无一失,蒙古人以重金贿赂吕文德使其允许在襄阳附近开设榷场(亦即交易站),随后北方又以保护货物为由修筑工事,等吕文德反应过来的时候,榷场早已变成一座碉堡。宋军几次冲击都无法清除蒙古人的据点,而蒙古却以此为根基不断截击宋朝的增援部队。如此反复拉锯十年,襄阳已经日薄西山,最终在蒙古人的猛烈冲击下,孤城陷落。而宋朝苦心经营的江淮防线则瞬间瓦解,自此再没有一座城池可以挡得住蒙军向南推进。

      为什么江淮防御体系的核心既不在长江,也不在淮河,而在襄阳?

      ▲南朝覆亡
      越过襄阳,突入江汉平原之后,蒙古兵锋一部直捣临安,另一部则绕至淮河守军背后,切断其与临安的所有联系,江淮防御体系整体作废,南宋大势已去。作为后人的我们很难评价宋与蒙古的是非对错,但在壮怀激烈的宋元之交,一个近乎完美的军事方略终因一座城池的失陷而功亏一篑,还是让人忍不住扼腕叹息。

      LV2
      襄阳的确是蒙宋交战的最关键节点。不过作者分析得头头是道,论断频频却无十足的支撑材料,似有马后炮之嫌。写史者不可不查也!
      回复

      从文化上讲,来襄阳好几年,南北交融的地方,米饭、面食什么都有,襄阳牛肉面也出名,不错

      回复
      不是因为三国演义吗?关金庸什么事?
      回复

      襄阳是湖北的门户,并不能撼动南朝。解放战争时襄阳早于淮海战役解放,并没有使南京国民政府崩溃,也没有使武昌剿总惊慌,直到淮海大战三野二野渡江后四野先遣兵团南下,南京武昌方面才感到压力

      回复
      纸上谈兵了,随便打开一张地形图,看看南阳-襄阳的盆地所处位置与地形,就知道原因了。
      回复

      所以说战略要地往往就是战争中最薄弱的地方

      回复

      一线生机悬于一城,本身就是大bug,严重缺乏战略纵深

      回复
      以湖广论之重在荆州,以东南论之重在武昌,以天下论之则重在襄阳
      回复
      得了襄阳可以从汉江顺流直下到长江,长江天险地利就不存在了。
      回复
      由北往南打,一般来说南方政权建都无非就是南京,杭州,北方军只要在淮泗一带布署一支看上去很庞大的军队,南朝就要对等的在这里屯重兵以保卫首都不直接被端掉。
      而此时,北方军才汉中入川或者迂回大西南入川,就能顺流而下席卷江南,而且成都平原物产丰富,南朝也只能被动的布署军队防御
      这就好比一个杠铃,一东一西两头重中间轻,而且要么放弃四川,要么放弃江南,南朝的野战机动兵力就被钉在两个死地,如果打下了襄阳就相当于把南朝的拦腰截断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布内容
    • 签到
      繁體
      客服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