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中国易学 中国易学 关注:639 内容:652

    声音唱和图小引(转)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超典 > 解密易学 > 中国易学 > 正文
    • 1
    • 中国易学
    • LV7
      VIP5
      ⚔ 管理員

      北宋的邵雍写过一本书叫《皇极经世书》,其中包含了一组很简陋的字表,现在称为《声音唱和图》的。这个图很特别,它不用当时常见的韵图体例,同时不同于韵图惯有的泥古风气,透露出一些类似晚近语音的特点。但由于篇幅太短,体例独特,非常艰涩难读,以致于一些关键语音特点的解读颇有分歧。本文尝试就该图的体例作一辨析,一些关键点尝试对应到音位。抛砖引玉,以博方家一哂。

      首先我假定邵雍记录的是当时的真实音系。邵雍一说生于范阳,后来定居于洛阳,总之不离河南河北一带,他说的是其中某个地方的方音,或者当时那一带的通语,应该大差不差。

      《声音唱和图》分两部分,一部分现在叫天声图,另一部分叫地音图。

      用等韵学的术语来说,声图说的是摄、呼和声,音图说的是字母和等。用现在的术语来说,字母就是声母,摄是韵基,声是声调,等和呼是两套并行的介音系统。把等归声母而不是韵母,这一点就和传统等韵学很大不同。

      先看音图。音图一行就是一组声母,这比较简单,虽然没有明说,邵雍把声母大体按等韵学的原则分成清浊两类,奇数行放清声母,偶数行放浊声母。有争议的是浊行的 近揆、乾虯 等是自己单独算一组独立的声母,还是和相应清行的 古甲九軌、坤巧丘弃 等一起算一组。如果都单独算那么这个音系就有浊塞音、擦音,而且像 k 这种塞音就要有四套对立 k/kʰ/g/gʱ,其中后两者是浊音和浊送气音。这未免太复杂了。不仅如此,像 ŋ、l 这种鼻流音也分成了两组,这不符合韵图分清浊的原则而完全是邵雍自己的创见。我很难相信 文萬未 是普通的鼻音 ɱ,而 武晚尾 是清化鼻音 ɱ̊。特别是分到 ɱ̊ 的全部是上声字,现代官话鼻流音一般归阳调,平去入声都如此,惟独上声归阴调。所以我认为这里分行的原则不是分清浊,而是分阴阳,古甲九軌 和 近揆 都读 k,只是前者读阴调,后者读阳调。

      音图分四列,分别对应于韵图的四等,邵雍的术语叫 开发收闭。普遍认为等是某种介音系统,特别是上面声母的分析也可看出邵雍的这套系统很像是真实音系,而不像是对过时音系的编排。因此这四列似乎指示了四个对立的介音(音位),尤其是二等介音在北宋北方话仍然存在。但是这里也有一个疑点,就是 東丹帝、走哉足 等舌齿音的行,发列放的是一等字。众所周知等韵学认为端组、精组无二等字,韵图这个位置放的是知组和庄组。一个音系 t、ts 等声母不能接单纯的元音而一定要跟个介音是很奇怪的,因此我觉得二等(邵雍称为 发)不是介音而是前元音,即 +前。这样可以解释在 t、ts 等锐音系后后元音被影响变前了。相应地,三等(收)是 +高,四等(闭)是 +前 +高。举 多可個舌 的韵基 a 为例:

      开:a[-前 -高] = ɑ

      发:a[+前 -高] = a

      收:a[-前 +高] = ɯʌ

      闭:a[+前 +高] = iɛ

      再说声图。声图分四列,分别对应于声调的平上去入,这已是韵图的老生常谈。唯一特别之处是 舌八岳霍 等入声字只配阴声,不配阳声,比有些韵图的兼配阴阳声更不拘泥,由此也足见这个音系是相当写实了。这里有一点讨论,邵雍的入声究竟有没有喉塞音韵尾?我认为不见得一定要有。罗常培《唐五代西北方音》指出吐蕃对音用浊音 b/d/g 来对西北方音的入声尾,这个浊塞音弱化成浊擦音,再进一步弱化就并入元音了。如果邵雍的方言也走这条路,也不需要经过喉塞音的阶段。

      岳:ag > aɣ > aɯ > au

      德:eg > eɣ > eɯ > ei

      声图一行相当于韵图的一幅图,两行为一组,奇数行放开口呼,偶数行放合口呼,合起来相当于韵图的一转,或者叫一摄。呼的概念比较简单少争议,开口呼就是无介音,合口呼有类似 u 的圆唇介音。除此之外,一个摄代表一个韵基,具有相同的韵腹和韵尾,如 多可個舌、禾火化八 的韵基是 a。

      大多数摄表现出了主元音的高低二元对立,其中低的那个可以写成 a,高的可以写成 e。如:

      良兩向 光廣況 aŋ

      丁井亘 兄永莹 eŋ

      通常 e 没有二等字,但梗曾摄是个例外,因此不得不给 e 也拟上一整套四个韵母:

      开:e[-前 -高] = ɤ

      发:e[+前 -高] = e

      收:e[-前 +高] = ɯ

      闭:e[+前 +高] = i

      亘 kɤŋ 冷 leŋ 平 pʰɯŋ 瓶 pʰiŋ

      这里还有一点讨论,牛斗奏六 和 玉、宫孔衆 和 龍甬用、魚鼠去 和 烏虎兔 是什么关系?如果说和其他行一样是开合关系,前面两组其他韵图都是独韵不分开合(或者说流摄都属开口,通摄都属合口),最后一组韵图倒是也分开合,但普遍认为邵雍的年代,开合都已经合流为 u 了。我假定邵雍的方言通摄也分开合口,图中归到开口行的,只有 東 韵字,归到合口行的,只有 鍾 韵字,冬 韵字不收,不知归开口还是合口。

      孔 kʰɤuŋ = kʰoŋ 宫 kɯɤuŋ = kɯoŋ 龍 luɯɤuŋ = luoŋ

      六 lɯɤu 玉 ŋuɯɤu = ŋuou

      本来 魚鼠去 和 烏虎兔 也能如此处理,但是它们要额外处理一个和 妻子四日、衰帥骨 的冲突,这两组都要占用高元音的位置。如果承认 妻子四日 是 ɤ/ɯ/i,衰帥骨 是 uɤ,魚鼠去 就不能是 ɯ,烏虎兔 就不能是 uɤ = o/uɯ = u。合口的 衰帥骨 只有入声字和庄组字,烏虎兔 没有入声字,庄组字如 數 等由于表中阙如,也不知应归哪一组。入声的 骨 和其他声调的 姑古固 之类究竟真是韵母有对立呢,还是只是出于邵雍的编排呢,其实不好揣测。但开口的 妻子四日 和 魚鼠去 在三等很多声母都有对立,是无法回避的。两者总有一个要在高低两元音之外再加一个元音音位。

      • 古甲久癸 k

      • □□近揆 k

      • 坤巧丘弃 kʰ

      • □□乾虯 kʰ

      • 黑花香血 h

      • 黃華雄賢 h

      • 五瓦仰□ ŋ

      • 吾牙月堯 ŋ

      • 安亞乙一 ∅

      • □爻王寅 ∅

      • 母馬美米 m

      • 目皃眉民 m

      • 夫法□飛 f

      • 父凡□吠 f

      • 武晚□尾 v

      • 文萬□未 v

      • 卜百丙必 p

      • 步白備鼻 p

      • 普朴品匹 pʰ

      • 旁排平瓶 pʰ

      • 東丹帝■ t

      • 兑大弟■ t

      • 土貪天■ tʰ

      • 同覃田■ tʰ

      • 乃妳女■ n

      • 内南年■ n

      • 老冷吕■ l

      • 鹿犖離■ l

      • 走哉足■ ts

      • 自在匠■ ts

      • 草采七■ tsʰ

      • 曹才全■ tsʰ

      • 思三星■ s

      • 寺□象■ s

      • ■山手■ ʂ

      • ■士石■ ʂ

      • ■□耳■ ʐ

      • ■□二■ ʐ

      • ■莊震■ tʂ

      • ■乍□■ tʂ

      • ■叉赤■ tʂʰ

      • ■崇辰■ tʂʰ

      • ■卓中■ ʈ

      • ■宅直■ ʈ

      • ■坼丑■ ʈʰ

      • ■茶呈■ ʈʰ

      • 多可個舌 a

      • 禾火化八 ua

      • 開宰愛〇 ai

      • 回每退〇 uai

      • 良兩向〇 aŋ

      • 光廣況〇 uaŋ

      • 丁井亘〇 eŋ

      • 兄永瑩〇 ueŋ

      • 千典旦〇 an

      • 元犬半〇 uan

      • 臣引艮〇 en

      • 君允巽〇 uen

      • 刀早孝岳 au

      • 毛寳報霍 uau

      • 牛斗奏六 eu

      • 〇〇〇玉 ueu

      • 妻子四日 e

      • 衰〇帥骨 ue

      • 〇〇〇德 ei

      • 龜水貴北 uei

      • 宮孔衆〇 euŋ

      • 龍甬用〇 ueuŋ

      • 魚鼠去〇 ?

      • 烏虎兔〇 ?

      • 心審禁〇 em

      • 〇〇〇十 eb

      • 男坎欠〇 am

      • 〇〇〇妾 ab

      原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79611207

      LV4
      簽到達人
      学习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布内容
    • 签到
      繁體
      客服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