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解密易学 解密易学 关注:770 内容:831

    【邵彦和壬占案例】之四王解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超典 > 万物规律 > 解密易学 > 正文
    • 解密易学
    • 己酉年三月癸巳日未时。戌将加未。王解元辛未生人时年三十九岁占宅。

      天地盘: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丑

      巳辰卯寅

      四课:

      后朱六空

      辰未申亥

      癸辰巳申

      三传:

      印申合

      比亥空

      子寅玄

      邵先生曰:此课利宅不利人,若占病讼,真闭口卦也。日上墓作天后,主迟滞,时运未通。盖天后滞神,更见墓,愈见迟滞也。幸得宅之六仪长生而引进,又与宅合,主进人口,妇人怀胎; 然终不安,幸长生可以保全。亥作天空乘丁,主移动缸瓮。末传子息,因湿感风 ,西南西北二角,不可修动。田遭水患,行年在申,主内事讼,得一道士解和。

      王自发解后,皆不利 疑其宅生灾,故占之。

      身乘墓作天后,辰虽月建,主兴讼,旺却是墓神滞神,目下如何发得?宅上见本旬仪神,引出长生、旬首加旬尾,乃周而复始格。六合发用,故主退人口血财;中亥乘丁,加旬首上,属西南西北不可兴工,辰加丑为破,不可开田,必被水冲。

      后其田辛丑年开,尽被水冲作污沙。又除夜移水瓮,妻胎几堕而得全。盖寅并元武主堕胎,幸申作六合引长生,能制之,故保全也。其长子十二岁,自学舍归而澡浴,因湿而感风,后却无事。家族争讼,得族人为道士者劝和。盖寅加长生之地为道士也。经曰:寅作长生道士身。

      这个卦是一个姓王的书生考得解元之后,经常出事,故而怀疑家宅中是否犯灾来求测的课。

      邵先生起出壬课后,直接对他说,这个课家宅方面还算有利,只是不利于人。

      这个课的类象有几个地方比较神奇:

      1,后辰+癸。时运迟迟不通,看不到前程在哪里。

      2,六申+巳。家里进人口,妇人怀孕。

      3,空(丁马)亥+申。移动家中的缸瓮。妇人差点流产。

      4,申+巳。田遭水患。

      5,亥+申。行年申打官司。

      6,寅+亥。道士来和解官司。大儿子伤风。

      7,六申+巳。闭口周而复始格,退人口血财。

      8,丁亥+申。宅田之西南西北角不可兴工。

      9,辰+丑。不可开田,开田必遭遇水冲。

      日干为癸水。水在三月为入墓,故王解元目前困难,受制委屈。因为辰不仅是克水,而且还墓水,所以,王书生不仅受气,还吃亏。在官场没发展,还受到伤害。

      辰还坐实了。不仅仅只是先天的时间因素,还入了课,跑到日干的头上去了,所以,【干支乘墓各昏迷】,目前是昏头转向的,没有一个事业上面的希望。而且这种情况,还拖得比较久了,原因就是辰乘神为天后,天后为神盘最后一个神,故辰又是克鬼,又是墓煞,又是尾神,主严重的迟滞,外事门上遇到重创了。

      辰加干,辰为关口。又有点象斩关课式,所以,三传中这把刀还是有的,就是寅,故天梁寅代表的秀才,道士,都可以帮助癸水破开难关,正常过日子。但是寅来的晚,所以,目前是指望不上了。

      而且干阴神也是土,未土辰土相重,未乘朱雀火神为源头,这本身就是不适合进官场的一个人,不仅当官难,而且还要吃官司。因为土太厚,又有源相生,癸水本来就弱,故暗伏官司的根源在外事门阴课中。

      本身来说,王解元,来求测,也没有问官运前程,所以他是个明白人。外事门不为测事用神而内事门的二课和三传才是用神。所以首重初传申。

      支为巳,为癸水的财。故家里面老婆啊,财物家产啊还是先天就不错的,毕竟是解元级别的家族不比农村务农的平民,放现在就是小康水平。巳财与天盘的申相合,家里面还是比较和气的,不象干与天盘的关系那么紧张受气。乘六合,申巳又合水,水与癸水相同,故妻怀孕,要生一个小家伙。家里面马上就要添人口了。

      一般来说,喜事是很少来测的,王解元早知道妻有孕,他只是高兴,却不会觉得有测事的必要。那么,现在,他却偏偏坐在这,让邵先生测家宅。恐怕家里真的有啥事才对?

      所以,支阴课就是断事的关健了。因为支阳只看到了胎孕的象,而且上了传,恐怕就是这个方面有什么事情!

      支阴为亥+申。申为石头缸,粮缸,水缸。因为古代装粮食装水的多为石制品,陶瓷制品。所以,比较坚硬牢固。移动不便。故申在地盘为缸瓮。亥为水之禄,禄为粮为财物为衣食,钱和衣服是不可能放在石头里或瓮缸里的,那么,就只有粮缸或水缸才符合这个象。所以,亥+申。这个大象就是一个装着东西的大缸。而且内事门主家宅之事,故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缸装水装粮都是必须的。那么这个缸,又会出什么大事,在中传出现而影响日干呢?

      实际上上了传的都有事情。所以初传申代表妻有孕,那么中传这个亥是脱申的,而且是连续的发展过程。必然是妻子肚子里面的孩子与这个缸产生了天人合一的生克作用!

      再一看,亥在癸巳这个旬中,为丁亥。故亥为丁马,主动态,移动。上了中传,更是必然发动了。那么,这么重的石头缸或大瓮缸不可能自已会动,那么,就是人在整理打扫家具的时候,无意中搬动了这个缸。丁马在亥,缸被移动了。然后这个事,差点造成妻子堕胎流产。但还好,又救了回来。所以,这个事,才是家中有灾。王解元急急来求测的源头!

      为什么说有救呢?其实申为长生,长生在初传的话,有平安护庇之意。申又为父母,故有可能是家里面的老人长上喜欢儿媳妇,发现的长,救的及时,这个事情,才没有造成重大损失。

      但是亥+申。上乘丁马,这个西南的方位,正好是泄耗长生的地点。所以,这个方位不能动,前面说丁亥+申指的是移动缸产生的危险,而这个西南方的田,和西南方的宅,都不能修造,不适合在这个地方搬动东西,让丁马亥水更旺,让申泄气,而让孕妇,胎儿,日干三者都产生危难,所以,这就是壬课的风水学原理。意义很重大,我们只要详解本卦,举一反三,就知道移动什么地方的东西,会出什么事,这是不是很神奇?

      而且壬课的结构居然又与人与事如此的吻合,不愧是邵先生的案例神课。至于西北角,为寅+亥,为什么也不能动呢?我本来想卖个关子,但又想恐怕很多壬友找不到答案,我就一起说了吧!

      寅+亥不能动的原因,就是丁马在地盘本就不宁,而且寅还吸水,所以,如果把个方位燥动起来,实际上就是寅吸亥,亥吸申,从更高一级的源头上,对申造成危险。所以,西南为近忧的话,西北为远忧。一个在中传,一个在末传,都是最好不要乱动的地方。

      我们再来看看,家宅之中还有什么事情?除了妻,胎儿,与丁马粮缸的事情外。还有就是田土地皮,大儿子有没有事呢?

      先说说田产。

      第一课,就是田产之事。为什么外事门主工作环境之事,变成了田产了。因为我们说过干两课土太厚,官灾大,所以解元吃了不少亏,也不打算从政了。那么,这种厚土,就没有别的意思吗?肯定有啊,古代中国的解元这个级别的地主,家中没有田,没有土,不敢想象。所以,这个土多土厚,肯定反映着王解元,田土过多的一个类象啊。家中田土多,解元是不是得跑出去看看啊,反正他也没官当,收点田,买点土,开点荒什么的,最正常不过了!所以,王解元因为田土多而官运不顺。又因为田土多而衣食无忧。这正好是干上临辰乘后的复杂特点。

      而辰+癸。代表着王解元现在想着的,在做的,就是田土。所以,他还打算再买几亩田呢!只不过,我们把癸扔了。换与丑。就变成了:辰+丑。辰破丑,丑为水田。辰为水库,故而王解元的田,极有可能,在发水的季节,被水库中的水冲成烂泥塘,把良田变成了淤泥地,为重大损失。如果不听劝,仍然一门心思买田土,做大地主。土越多灾越大。果然,在辛丑年,此事填实。良田尽被水冲作淤泥。

      家中长子。用神为寅。癸为日干,寅为子孙的符号。故寅在末传,就特指儿孙之事。除了妻子肚子里的宝宝外,必然还有儿子,还有儿子之事。寅+亥。亥为河,寅为儿,所以,这个象就是大儿子跑到村子西北的一条河里,或者在家里西北边洗了个澡,我估计应该是在西北位置的河里,因为如果西北边是浴室的话长期都在洗,不可能就这一回洗出事了。但也有这种可能,但比较低的概率。所以,断成西北向的河里,几个小孩子洗澡,玩水,捉鱼什么的,玩太久了,惹了大麻烦,伤风大病,也是差点死了。

      这个病怎么来的,可以说是寅泡在亥河水里造成的,可为什么差点感风湿而死掉,原因就是我前面说过地。丁马在亥,三传递生。不宜惹动此宫凶气。这个孩子也是这个家的一分子,所以,他无意间做了这个事,也应了凶。

      申+巳。支发传,初传这个申,其实还有一个类象,就是合中带刑,刑主官司。本来是家里面人与人合作的挺好的,但合作久了,利益上分配的不合心意,就有矛盾,故产生了官司。家里人与人上官府打官司告状去了!

      这个官司实际上打不大,因为一个因素,申为用神,申才是王解元不能当官,却能买田土当地主的真正原因,申辰拱合水,申不仅把辰土泄了,还把辰土拉过来,合出水行来帮助日干癸水,其功绩盛大。

      但亥化泄申的气,故这个官司这个矛盾还是暴发了,压不住了。可又打不大。因为寅木,会吸水,再冲动申,让亥吸不成。开源节流,寅木都做了。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寅+亥。

      寅坐在长生之地。寅为秀才,故而王解元也可作寅坐在长生之上解吉。现在申巳刑合的官司,亥引发出来,但又被寅木和解了。

      寅木坐长生,这家里面有一个修长生之道的道人。这个道人,也同寅木末传类象。故为官司之解人。

      所以,这个课,邵先生解的精确。但我要想完全解开这卦课中隐藏的彩蛋,却不得不花了几千字来说这个事情。所以,古代的文言文不好懂,而壬课的文言文就更难懂了。这就是邵先生的断案流传了千百年,能看得明白的内行人没得几个的原因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布内容
    • 签到
      繁體
      客服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